漫谈广宁茶

发布: admin 来源: 摘自广宁文史 日期:2022年02月21日 10:35:36 阅读: -

漫谈广宁茶

吴奕光

茶叶产源于我国,早有“世界茶叶祖国”之称。相传“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这是四千多年前的事了。据苏联《新时代》周刊一九八三年第三十八期报道:远在四千七百年前,人们就知道茶叶了。但它成为一种作物是在公元三五年。世界各国的茶叶均是由中国传布的。一五一七年,葡萄牙海员从中国带回去一些茶叶,一个世纪过去之后,它仍然被看作一种奇怪的东西。一六一年中国茶叶到了阿姆斯特丹港口,然而茶叶不能在荷兰生长。一六六四年茶叶的命运发生了转折。那时,商人向英国国王送了一公斤中国茶叶,被葡萄牙公主卡塔里娜·布拉甘斯卡娅看中了,她很喜欢喝这种饮料。英国朝廷的官员也品尝起茶叶的味道来了。于是茶叶便在伦敦的商店出现了。十七世纪传布到欧洲各国,并且通过西伯利亚传到了俄国。十八世纪初,茶叶同英国一起移民到了新大陆,不久茶叶便成了那里的流行饮料。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成顿非常喜欢喝奶茶。据说他为了喝奶茶而在自己的府邸专门饲养了一头奶牛。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亚洲的许多国家开始种茶。印度一八三四年首先试种成功。到了十九世纪末期,中国茶叶开始在非洲和南美洲种植了。而现在,茶叶已在五大洲的三十个国家落户。目前:世界茶叶居第一位的是印度,一九八二年产量为五十六万六千多吨;中国年产量为三十七万吨,仅次于印度,占世界第二位。世界第三茶叶大国是斯里兰卡,一九八二年在气候条件不利的情况下,仍生产茶叶一十八万七千吨。

那么茶叶又是什么时候传布到广宁的呢?据史料记载,本县在两千多年前已有茶叶了。那时已把茶叶作为一种消滞、开胃、解暑、利尿、生津止渴的饮料,但未成为一种商品。后来嗜好饮茶的人越来越多,农民才把茶叶拿到市场作为交换的商品。一九四九年前,江屯、潭布、排沙、螺岗区是老茶区,圩镇上均设有茶行,江屯的水月、坑口,潭布的拆石等还有茶青收购点。经营茶的客商有三、四十家,单江屯就有义成、恒兴、兰益等二十多家茶商。每年的采茶季节,就有上千上万群众,挑着茶叶上市,市场十分兴旺,街道行人水泄不通。当时农民群众把茶叶作为一种谋生手段,有的作为渡过三荒四月的生活依靠。有的卖茶青,有的制成茶干上市。

广宁茶有真茶、假茶之分。所谓真茶就是用人工种植的茶叶,如青茶、红茶等;假茶则是野生植物,种类繁多,如塘梨茶、五指甘茶、荷木茶……等。那时,江屯地区有两句流行的民歌:“日里摘茶夜里炒,炒干茶叶趁江屯。”意思是形容摘茶、制茶、卖茶的忙碌景象。每当成群结队的群众上山摘茶或挑茶上市出售时,就高声唱这首歌。各茶商收购农民的茶叶后,通过初级加工制作,分级包装,运到四会的威井,三坑,然后用船转运到清远城、广州市等地销售。那里大茶商,再经过第二层次精工制作,改进包装,然后运到全国各地或国外销售。如广州的源吉林甘和茶,就是五指甘茶制成的,它能治伤风感冒,有消滞去积之功能。每盒一市两左右,可以即冲即服,市场甚为畅销,享誉全国。又如“六保”茶,是用真茶中的下级粗茶制成的,用芒叶或大竹叶包装成小包,外层再套上一个笏笠,运销到全国各地,也是一个名牌产品。一九四九年后,这两种产品已逐渐淘汰,现在已销声匿迹了。之前,清远城是茶叶经销集中点,素以清远茶闻名各地。其实清远茶大部分是广宁茶。

由于江屯、潭布、排沙、螺岗等地是盛产茶叶区,所以制茶的人特别多,制茶工艺至今还流传下来。近几年来在广州市芳村做花茶的人,绝大部分是来自这些地区的茶师。农民历来把茶叶作为生活的一项主要收入,加上本县有丰富的山地资源,具有地肥沃,气候温和,雨量充沛、雾多等得天独厚的条件,因而茶叶生产日益发展。据调查早在一九二六至一九二九年间,种植面积就达四万七千零三十亩,年产茶叶一万零八百五十九担。但因受封建制度生产关系的束缚和帝国主义的侵略,致使茶叶生产不断下降。到一九四九年,留存面积仅为一万五千亩,产量降到一千二百担。

广宁茶叶除了人工种植的外,还发现有许多野生茶树。如赤坑的冷瓮茶,葵洞的十二塘茶,清桂的黄莲山茶,都是在密林中生长起来的。葵洞的十二塘,发现一株五米高,基部直径十三厘米,树蓬两米宽的大茶树,春茶一次采摘茶青三十多斤。五十年代,清桂粗石尾的野生茶树,均有两米多高,群众是爬上树摘茶的。当时有人从山上挖回十多株野生茶栽植,其中一株高四米二十厘米,由两个分枝组成,每枝基部围长二十六厘米,树幅一米六十厘米,一次可采摘茶青二十至二十五市斤。五十年代笔者在粗石尾发现有一位农民在厨房火熏崀上贮藏一笠茶叶,存放已三十多年了。据说,茶叶贮放的时间越长越好味,越有功效,所以这位农民把它作为上宝。可惜一九六一年间因搞什么“四集体”,这笠茶已散失了。此外,还发现有苦茶,其味苦涩,但苦尽甘来,有解热解毒和防病治病的功效。

一九四九年后,由于党和政府的重视,使广宁县茶叶生产有很大的发展。到一九五二年全县茶叶面积发展到二万二千零三十亩,年产量二千四百三十三担,比一九四九年增长一倍多,单产也由原来二十斤提高到三十至四十斤。一九六年茶叶面积是二万一千二百六十一亩,比五十年代略有减少,但由于加强管理,提高单产,总产达四千九百担。一九七年茶叶面积是三万八千四百一十八亩,总产六千二百二十五担。后来由于“左”的路线干扰,生产方针上的失误,茶叶生产又逐渐下降。到一九七八年茶叶面积仅有一万四千八百八十六亩,总产三千零三十四担。后来,各区乡都把茶叶生产作为发展山区经济的重要项目来抓,农民种茶积极性大大提高,使茶叶生产不断上升。从一九八一年到一九三年,政府无偿拨款二十万元,购买茶种一百二十八万斤,给农民种植,到一九八四年,全县茶叶面积达二万九千亩(其中集体茶场一百零三个,面积四千六百一十七亩),投产面积一万一千多亩,总产量五千多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