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低潮时期党组织艰难坚持

发布: xxzx 来源: 中共广宁县委党史研究室 日期:2020年09月08日 10:44:11 阅读: -

  1928年4月中旬,中共广东省委第一次全体扩大会议在香港召开,出席会议的广宁县委书记黄学增和县委委员陈家善分别被选为省委委员、候补委员。省委认为,广东的革命运动仍处于高潮,决定继续扩大各地暴动,西江下游仍以广宁为中心。5月,省委两次指示广宁,要真正成为西江下游暴动中心,到夏收之时逐步扩大成全县暴动局面。

  螺岗暴动短暂成功又失利后,广宁地方党组织体系实际上已不健全,县委书记黄学增等去香港参加省委扩大会议还没回来,县委各委员分散隐蔽,各区同志虽然仍有 300 多人,但县委与各区委或支部、个人与组织失去联系。

  5月,省委决定黄学增担任琼崖巡视员。黄学增赴任前秘密回到广宁,召开干部会议布置了相关工作。同月,县委派杜纯纲、何端两人携信赴港,向省委书面报告了本县目前形势和党的工作情况。

  6月初,按照省委指示,中共广宁县临时委员会正式成立,杜纯纲为书记,把机关秘密安置在县城,派出干部整顿党的组织。杜纯刚曾亲自主持第十一区工作并领导反围攻战斗取得胜利。6月中旬,县临委收到广东省委《关于夏收总暴动及目前工作的决议》后,为贯彻执行省委的军事决议,讨论并制定了一个更具规模的“六月初一暴动计划”,发动群众开展以武装割据县城为目标的暴动。由于屡次暴动均遭失败,这次暴动前夕军事上仍然是敌强我弱,特别是党的组织尚未恢复,国民党白色恐怖严重,全县的革命斗争实际已转入低潮。最后,“六月初一暴动计划”因无法推行而“流产”。

  “六月初一暴动计划”流产后,广宁县委各成员陆续离开广宁到各地隐蔽。杜纯纲去香港汇报工作(10 月在香港轮渡码头乘船返回时被国民党特务秘密逮捕后壮烈牺牲)。8月2日,中共广东省委听取了黎康的报告,指示广宁党组织应马上成立县委,取消第十九区(洲仔)的特别委员会,在斗争中发展组织,建立新的基础。中共广宁县委于8月成立,书记罗国杰(10月底调北江特委任秘书),常委谭鸿翔、陈家善。11月至1929年2月,书记谭鸿翔、陈家善(1928年12月调中共番禺县委),隶属西江特委。

  1929年春,广宁县国民党反动派出动军警、民团,在全县范围内搜捕共产党员、农民赤卫队员等,中共广宁县委再次被敌人破坏,全县又一次陷入白色恐怖之中。而留在广宁本地的共产党员,在失去县委领导的情况下,仍然继续坚持革命斗争。一些共产党员和四会县的共产党员一起,为了党和人民的革命事业,不怕牺牲,千方百计为党工作。如伍学南、陈伯贤(陈子英)等就和四会县的共产党员李木等一起,自筹资金,在广州沙基开设了一间天南理发店,以理发为掩护,继续进行革命活动,并联络大革命失败后失去组织联系的广宁、四会两县的共产党员,争取早日恢复、重建两县党组织。另一方面,准备有人被捕时出资搭救。天南理发店在当时实际上成为广宁、四会两县共产党员的一个交通联络站。可惜不久,这间理发店被国民党特务破坏了,李木被捕牺牲,伍、陈两人出走南洋。

  同年1月,中共广东省委决定,撤销中共西江特委,在广宁等县设立县工作委员会或特别支部,由省委直接管理。3月,省委派人到广宁恢复党组织工作,成立了中共广宁县特别支部,支部书记谭鸿翔,机关设在带洞村,直属省委。当时下辖4个支部,共有党员30多人。

  中共广宁特别支部成立后,一直处于停顿状态。省委认为若再不派人去巡视整理,就不能使广宁党组织转变过来。1932年9、10月间,中共两广工委派巡视员到广宁,经过一个月的重新整理,培养了一批当地工农干部,取得相当的成绩。据此,中共两广工委决定把广宁特支改为西江工作委员会,专门注意西江工作。管理广宁、四会两县党组织,党员共有60余人,其中四会县城一个工人支部4人。

  1933年1月,由两广团省委和香港市委联合组成的中共两广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以后,决定将西江工委改为绥江工委。

  从 1932年11月至1934年8月,由广宁县特别支部改称的西江工委和绥江工委虽有两次重组与改称,两次都是因为省委机关遭破坏而受影响,坚持地下斗争的共产党员被迫撤离,实际上只存在这个机构,没法开展党组织名义的公开活动。

  1934年初,广宁县国民党反动派加紧了对革命运动的残酷镇压,共产党人无法继续在广宁立足,再度与上级领导机关失去联系。9月,分散在各地的党员用不同的方式坚持革命斗争,等待革命黎明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