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宁农民运动的历程与特点

发布: xxzx 来源: 中共广宁县委党史研究室 日期:2021年08月05日 10:01:37 阅读: -

  广宁县位于广东省西部偏北山区,交通不便,农民占总人口八成,其中佃户占农户总数的60%。地主占有大部分土地,对农民政治上残酷压迫、经济上任意盘剥。佃农交租极重,送租谷上门后又要忍受地主“大斗”(最多者加四成)的额外掠夺,还要负担大量名目繁多的苛捐杂费。不少农户背井离乡,外出谋生,仅第二区(县城东部乡村)、第五区(螺岗及中华、社岗)、第六区(江屯)一带在广州、番禺、顺德、石歧等地做榨油工就有700多人,做其它手工行业也不下数百人。境内常有匪患兵祸,偏遇上年岁不丰,又经国民党广宁县长李济源数月捣乱,民穷财尽,农民要求减租愿望迫切。所以,首先争取经济利益的农民运动极受乡亲拥护。

  广宁县以减租为核心的农民运动从1924年下半年至1926年大致经历了发展、高潮、挫折几个阶段,是西江农运的先声和缩影,走在全省前列,在全国也很有影响。

  因合民心而得到发展。1924年4月,本县农会开始筹办,经半年发动,10月上旬宣告成立。县农民协会成立后,广大农民强烈要求减租。因为减租能将劳苦大众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10月16日,县农会召开执委扩大会议,决定立即动员全县农民开展减租运动。10月下旬,荷木咀、井窟、锅元等地农会最早发起减租,其它区乡农会也纷纷要求县农会支持。面对始料不及的各地对减租要求的迫切性,县农会随即决定,凡已成立农会的区乡全面实行减租,并发出《减租宣传》和《给田主的一封信》,阐明减租的正义性,宣示:“不达成减租数额,以收回应得利益之目的,誓不罢休”的强硬态度,并命令各区乡农会和农军“无论何区有事,各区农军一律齐出发援助,”用农民武装来保卫减租斗争。采取这些措施后,减租运动如“星星之火”在全县燎原。各方地主劣绅为了维护原有的剥削利益,利用广州商团叛乱之机,策划武装对抗减租,气焰嚣张。11月20日起,潭布、江屯、扶溪、蚌溪及县城东南西三区的地主相继召开“保产大会”,扬言“有业主无农会,有农会必攻破”,相约到收租时“佩齐枪剑”,恐吓“从农会者自误”,雇请团匪大打出手,受雇者免交半造租谷。会后,进而又成立了常设的“业主维持会”,负责筹集经费、购买枪支弹药,订立相互救应的“联防”密约等。只几日间,便组织起340人的“业主军”,连同久有勾结的李济源残部,反动武装近800人。11月25日晚,潭布大地主江淮英等,唆使芋合塘地主武装业主军进攻古楼营区农会,对减租运动射来了罪恶的第一枪。

  因掌握革命武装而能创造高潮。面对强大地主武装的威胁,县农会深刻认识到“阶级斗争必至出于武力解决之途径”,决定成立军事委员会,下设军械、侦探、救伤、运输等部,统一指挥全县的对敌武装斗争。急调各地农军随移驻的县农军总部集中拆石村加强训练。同时,得到中共广东区委派来领导力量加军事力量的倾力支援,采取谈判、备战、动员一齐进行的措施,赢来主动局面。1924年12月1日,地主方面拒绝出席原定当天在县城召开的佃业双方和平会议,潭布大地主江淮英还纠集反动武装100多人突袭社岗、拆石两地农军,次日再袭击塘迳农军。其它区乡也有农会农军被袭事件,损失不少。县农会一面抓政治攻势,集会示威鼓舞斗志;一面说服争取了全县“神打团”三四万人之众;一面瞄准张狂股匪率先痛打。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部长廖仲恺派来建国陆海军大元帅府卫士队一百多人,进驻潭布支援广宁农民运动,首先对江家炮楼地主武装欺压群众的嚣张气焰给予了坚决打击。12月中旬,地主武装遭追打后一直不敢外出、依仗炮楼高大,工事牢固,蜷缩困守,偶放冷枪,仍在作恶多端。1925年2月1日起,农军、铁甲车队、卫士队将入江家炮楼紧紧包围,经过挖地道用炸药炸、烧草烟熏等攻势,加上外围狙击江屯来援股匪,断水断粮,直至13日,迫其竖白旗投降,俘虏了民团数十人,缴获枪炮弹药一批、稻谷400石。接着,农军又收复螺岗农会,扫清潭布及其附近企山、黄岗坳一带之敌,其余各处地主劣绅愿意缴械求和,反动民团被勒令解散。前后经历3个月的曲折斗争,减租运动按预定目标取得重大胜利。

  为适应新形势需要,县农会机关和农军总部回迁江布白庙。1925年3月,广宁县工会联合会在县城南街成立,会址设在城内高家祠堂。在党组织领导下,工农联合对资本家和地主进行斗争。本县农会负责人周其鉴、陈伯忠、周其柏等,因全省农民运动需要,调外地进行开拓性的工作。4月12日,广宁县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召开,选出县农会第二届执行委员会,委员长薛六,副委员长杨进弟,执行委员欧乃等。此后,区乡级普遍开展农运和建立农会,六区、十四区、十六区乡级农会发展较多。8月20日,国民党左派领袖、刚调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财政部长的廖仲恺,在广州被国民党右派刺杀。下旬,县农会在潭布举行“全县农民追悼廖部长大会”,增强斗争信心。全县各地农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廖仲恺被刺和本县江屯事件后,广宁地主反动势力活动逐渐频繁,暗中恢复民团,贿买神打莽汉,以“土匪” 面目出现,恣意攻打农会和农军,暗中加紧扩展势力范围,伺机“举事”。

  1926年初,广宁县农民自卫军常备队按军队建制,编成大队、中队和小队,脱产分驻各区农会,总人数500多人。至2月中旬,当年经省农会批准成立的本县各属农会数十个。本县农军曾发兵支援高要农运、驻守河岸保水运。

  因党内右倾而引至挫折。1926年下半年以后,由于党中央内部对农民运动认识不一并向国民党右派让步,导致本县共产党员兼任国民党广宁县党部各职均卸去,丧失可以争取的领导权,也使农民运动合法性的政治基础渐失。反动统治力量的罪恶面目恢复狰狞。

  7月上旬止,数月来本县土匪、神打团勾结一起,焚掠村庄,滥杀平民,摧残农会,攻打县城,造成10余万农民有家难归。驻军和民团抵制不了事态蔓延。面对本县派去请愿的人民团体,国民党广东省政府以专意北伐、无暇顾及为托辞回绝。

  9月21日,江屯民团江拔湖所部100余人,远距离袭击了狮村二十四区农会,进村大肆抢掠财物。

  11月,第十六区民团头目、“大坑老虎”周家基率领广宁、高要、德庆三县反动联团700多人,进攻本区农会及河布村,纵火焚烧了农会会址连同所存7万余斤稻谷以及农会职员房屋19间。

  1927年4月,国民党广宁县长宁一白在蒋介石上海发动“4.12”反共政变、广州国民党右派“4.15”公开背叛革命后,串通驻四会的国民党第三师周定宽团,16日立即出动军警、民团,大肆捕杀共产党员和农会骨干。当天凌晨,周定宽团一营从四会乘船溯绥江而上,黎明突袭黄田江头,上午先袭击带洞第十四区农会,再袭击石涧第十三区农会及农军驻地王氏宗祠并解除了农军武装,下午经东乡直扑县城南街,分别包围梁家祠(国民党广宁县党部)、福德馆(中共广宁县委)和高家祠(广宁县工会联合会)。县委提前获得消息,及时疏散了人员。傍晚,敌军又进攻白庙。县农军留下20人阻击,掩护县委、县农会、县农军大部队撤离后,晚上全部被俘。因指挥进攻的周定宽团参谋长覃孟达同情革命,我被俘农军未受虐待,次日全被释放。

  4月18日,县委书记叶浩秀等几人,通过内线并化装穿越封锁线,取绥江水路转船往香港,向中共广东区委汇报广宁情况。县委等机关及人员转移到江美的水古坑一带,按重新分工坚持斗争不停。其中谭鸿翔、高玉山等负责联络和筹粮筹款,罗国杰、孔令淦、王世禄、蔡发尧、王作之等到石涧活动。

  国民党反动军警和民团对广宁革命进行1个多月的疯狂镇压后,区乡级农会大多数基本解散,农会和农军骨干十几人被捕杀、多数人到外地隐蔽。中共广宁县委组织了100名党团员、300名农军教导队为主的武装人员留下来秘密活动。

  县农会第二届执委会委员长薛六1927年4月下旬至5月上旬出席在武汉召开的中共五大,当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薛六是西江籍人士进入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第一人。

  6月,县委决定,为保存革命力量,党员等骨干人员疏散隐蔽,农会停止公开活动。但,本县农民运动没有停止,在逆境中盼望革命新高潮的到来。

  武装斗争是对付敌人必须形式。“凡是搞农运,就要组织农会;凡要组织农会,必须成立农军,有了自卫武装,农民才真正有力量”。这是本县农民运动的特点。正是这个首创思路,引领着农运不断取得新胜利,得到西江各县、广东省乃至全国的认可和推广。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24年)》将“广东省广宁农会在彭湃和周其鉴的领导下,发动农民开展减租斗争,遭到地主武装的破坏。广东革命政府派铁甲车队前往广宁支持农民的减租斗争,得到广大农民的欢迎,”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大事,记入了史册。

  毛泽东1925年10月称赞广东的同志,在反帝反军阀反地主阶级各次很大的运动中,都做了人民的领导。其中,列名赞扬了广宁。1926年9月,他又将周其鉴1925年撰写的《广宁农民反抗地主始末记》,作为广东农运8个材料之一编入《农民问题丛刊》,推荐给全国农运干部学习,还在该书序言中指出:“这部书内关于广东的材料,占了八种,乃本书最精粹部分,它给了我们做农民运动的方法,许多人不懂得农民运动怎样去做,就请过细看这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