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坚持 保存力量

发布: xxzx 来源: 中共广宁县委党史研究室 日期:2020年09月08日 10:44:08 阅读: -

  抗战胜利后,中共中央同意中共广东区委长期坚持斗争的工作部署。中共广东区委分析认为,国民党对广东进攻是全面性的,各地武装要运用各种名称,分散发展。在广宁的各方革命力量,不断进行新的组合,以及时适应形势的变化。

  西江特委实行党的统一领导。1945年12月,中共广东区委为适应抗战胜利后西江地区革命斗争的需要,决定撤销广宁中心县委、成立中共西江特委,领导广宁、四会、高要、德庆、封川、开建、清远、英德、罗定、郁南、云浮等县。同月下旬,特委在广宁成立,机关设在广宁四雍,特委书

  记梁嘉,本县籍人士欧新任候补委员。特委在广宁大水坑举行第一次会议,历时7天,决定本地区今后的工作方针,基本是巩固发展,即一面坚持原有地区,巩固原有部队和群众,一面积极大胆开辟新区,加速发展党组织和群众组织,保证能坚持长期的斗争。为实现这个方针,会议决定采取三方面措施:一是建立统一的领导机构,加强党政军的一元化领导,特委下设两个部门分管部队和地方。地方上主要是加速开展青年知识分子中的民主运动;二是做好巩固发展工作。地方方面主要是审查和恢复组织关系、布好交通联系、发展工农党员、争取统战对象;三是对敌斗争要采取正确的策略,军事上坚决自卫,政治上坚决揭穿敌人阴谋,普遍争取广泛的反内战统一战线。广宁县党组织实行分区指定负责人体制:四雍区陈奇略,五扬区周明、河东区陈瑞琮、河西区欧新。

  挫败敌人“清剿”阴谋。1945年10月,国共重庆和谈签订的《双十协定》墨迹未干,蒋介石已下令全国“剿共”。广东国民党政府当月下旬即策划对省内各革命根据地的全面进攻,声言两个月肃清“奸匪”。11月初,全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64军131师391团进入广宁,重点兵力布置在黄田、排沙、春水、石涧、江屯等交通要道,实行“驻剿”。国民党军队对广宁游击区的敌人无视革命力量对和平停战的呼吁,大肆进攻游击区。“清剿”重点首先是五指山区。12月12日起,国民党131师两个团、广东省保安第4团、肇清师管区补充团和广宁、四会两县保警等地方反动武装2000余人,分10路围攻五指山革命根据地,实施大规模“ 清剿” 。敌人的战术是:突然发动,分进合击;半夜包围,拂晓进攻;进驻填空,连续进攻。一连数天,敌人对江头、榄洞、桃花尾、塘尾等村庄反复”清剿” 。我方早有防备,机智地避开了敌人锋芒。敌人搜索一星期毫无所获后,恼羞成怒,转向残害平民,所到之处,无恶不作。排沙、黄田、榄洞、十二带、罗坑等地被洗劫一空,有六、七十名群众以“通匪”等罪名被无辜枪杀,几十人被拷问毒打,几十间民房被烧毁。1946年1、2月间,敌人又连续进剿荆绥乡、黄田乡及四雍等地,3月中旬,国民党131师又大搞“移民并村”、还强迫2千多名群众在乌崩村附近包围自己的子弟兵。广清边区队依靠群众支持安全转移。中共西江特委指挥各边区对敌人的疯狂进行了坚决反击:五扬区党组织和广清边区队,派出武工组在江屯木崀坑基击毙国民党“三扬清剿委员会”副主任兼扬明乡乡长陈世华;河东区党组织和广四边区队灵活周旋,粉碎敌人对五指山区连续16次的“穿梭围剿”,在县城附近白马庙截获伪自卫队一批武器弹药,稍后,又出击黄田乡公所赶走伪自卫队、活捉乡长关应康;河西区党组织和广高边区队剪除了吉崀和荷木崀的反动保长梁宇坤、梁方,处决了横行在曲水一带的匪首纪三,扩大了广(宁)高(要)边新区;四雍区党组织和广怀边区队接获情报,在“围剿” 开始时先镇压了大塘坑反动保长余子容、雍穆乡反动乡长黄作梁,争取了大部分保甲长的暗中支持,顺利地在蒙坑、大汕、梅坑和赤坑的广阔地带回旋。国民党当局这次对边区游击根据地的“清剿”,因以广宁为中心的全边区革命力量坚决反击而迟迟不得逞,又因正规军队于4月匆忙北调山东进攻解放区而仓促收场。

  内战爆发后的灵活斗争。1946年6月,国民党当局发动全面内战,并指令广东驻军大规模“清剿”主力北撤后留在广东各地的中共武装人员。广东反动当局迅速招兵买马,扩充保安团、联防队,收编土匪。驻西江的广东省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陈文,积极推行“清剿”部署,纠集各类反动武装对广宁游击区进行军事、政治双管齐下的“清乡”。其“政治清乡”手段阴险毒辣,一是派特务潜入游击区刺探情报,发现游击队行踪就远途奔袭,半夜包围村庄,把群众集中起来,按“黑名单”捉人,或当场杀害,或勒迫“自新”,二是收买土匪流氓假冒游击队名义干坏事,离间部队与群众的鱼水关系,三是指使当地富绅商人诱降游击队。这段时间,分散活动的游击队条件极为艰苦,辗转周旋在深山密林,风餐露宿在石崖荒洞。

  中共西江特委根据广东区党委在部队主力北撤后的部署,改党委制为特派员制,实行单线领导。梁嘉任西江特派员,被抽调到香港参加区党委农委的工作。留下王炎光、周明、冯光、欧新、陈瑞琮、欧伟明等党和军政干部,率领300多名武装人员,立足在广宁、四会、怀集等地坚持斗争,暂停使用部队称号,以个人名义开展活动,如在河西区活动的广高边区队改称欧新大队。主要任务是用公开社会职业打掩护,隐蔽扎根,保存武装,保护群众利益,等待时机。广宁县党组织由西江特派员直接派人联系,仍实行按四雍、五扬、河东、河西分区的领导体制。

  7月,西江特派员梁嘉偕一批原奉召到香港待命北上的边区干部回到广宁后,即在排沙扶罗紫荆坑召开会议,将边区以广宁为中心划分成上游区和绥江区,经过整训后把武装力量调编成18个小队,着重巩固基础和阵地。

  群众工作方面,分散活动的各个小队在当地群众支持下,提出了“反三征”( 征兵、征粮、征税)的口号,开展除暴安良、扶危救灾活动;在四雍的部队领导机关,人人动手生产开荒,种下大片水稻和杂粮;绥江区部队发动高要县水南分界村群众开山造田80亩。军民的鱼水深情,使部队不管使用什么名义,“民众仍以红军视之”。当年流行的民歌《红军阿哥几时来》,道出了群众对革命武装的盼望之情。其中一阙歌词是:

  春风吹来,番薯、木薯种满山头,

  红军同志你知唔知?

  三岁细佬哥(小孩)半夜问,

  红军阿哥几时来?

  减租减息分田地,

  打倒老蒋事安宁!

  军事斗争方面,不与敌人拼消耗,以分散隐蔽、保存武装的方式,有选择地展开打击地方反动势力的自卫斗争,扩大了怀集县东部连接阳山县、清远县一带,绥江边连接四会上茆、江谷至高龙顶、南寮一带的新区,回旋余地在广宁县城周边的石马山区、大塘山区、附城区亦有所发展。至1946年底,边区军民挫败了敌人军事“清剿”和政治“清乡”的阴谋,活动地区范围扩大了四、五倍,同时在这些地区撒下了革命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