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江诱鱼

发布:郑国宗 来源:本站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阅读:

旅游团在广宁“竹海大观”景区乘竹筏游绥江,看金沙、碧水、翠竹、蓝天,听一曲稍公那沙哑声吼的《竹海一声笑》,那犷野的情怀,令客人们莫不怡然超脱,自然不乏掌声和笑语。一河两岸那气势磅礴的青皮竹林,景色美不胜收,游客们又是一通赞叹,一通“咔嚓、咔嚓”的拍照。偶见江岸边的水里密匝匝插入了一丛带叶的竹梢,形成了一个周长约七八米的半圆形竹梢林,半圆弧上隔半米距离会插有一根长长的撑篙竹做柱,竹柱子之间又有纬向的小青皮竹竿做“横樑”连接。客人们纷纷猜测,乡人搞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经过导游介绍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乡人在绥江捉鱼的方法五花八门,这是其中一个传承数百年的绝招,叫做 “落箔”。

人们砍下几条长长的竹子,截成三四米多长的一段段,先削出一条条宽约一厘米、厚约半厘米的粗篾,再把这些粗篾晒干,然后把它摆在门前空地,每条粗篾以一厘米的间隔距离,编织成一条长约十米,宽三四米的“大竹帘”,这条“大竹帘”乡人就称之为“箔”。

河里插那么些竹梢其实是为鱼们建造的一个“环境优雅”的“免费餐馆”,每天傍晚,渔者会把一大堆木薯叶、嫩草绑在水中竹梢上,把个谷糠咸鱼头碎搓成的粉球阁在水底下,诱惑鱼们前来进餐。第二天去查看,会发觉薯叶、青草糠球有所减少、变小,便知夜里曾经有鱼来“帮衬”过了。于是,下午再换上新鲜的薯叶草把,新鲜的糠粉球,第三天再次检查,又发觉薯叶被吃过,谷糠球也变小。就这样,他们每晚都不断将饵料更新,朝朝检查、比较,发现被鱼吃掉的饵料一天比一天多了。

鱼们逐渐知道这个“免费餐馆”每天都“有料到”,既丰富又新鲜,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好像也没发现有什么危险,便晚晚放心来“开饭”,而且还可能会“奔走相告”,邀得越来越多的鱼亲鱼戚鱼朋鱼友前来齐齐“会餐”。待到半月二十天后,每晚投放的薯叶、青草、粉球基本上都被吃个精光,渔者便觉得“落箔”时机成熟了。于是,他们在白天把“箔”取来,张挂在撑篙竹柱上,让“箔”的下端离水面约半米高,团团围住鱼们的“免费餐馆”, 并且在“箔”的下方,隔半米左右吊上一块大石头,最后安装好竹弹弓做的机关。

当天下午,渔者投入更丰富的饵料,在这个鱼们的“免费餐馆”摆下“盛宴”。由于“正料多多”、“款式齐全”,自然令鱼们食指大动。入夜不久,早到赴“宴”之鱼,等不得其他“客鱼”到齐,便按耐不住嚓嚓大吃起来。此时此刻,落“箔”者们一齐手执网兜,鱼篓等一应渔具到来了,他们蹲坐在岸边,抽烟、饮茶,细声聊天守候。待到三更半夜,鱼们陆续到齐,群鱼争食,齐齐作大饕餮,溅起的水花,“哗哗”作响。渔者便把机关一拉,那“箔”失去支撑挂靠,在大石头的重力下,“刷”地迅速落入水中,把这个“免费餐馆”围住了。渔者一齐“扑通,扑通”跳进“箔外水中,首先潜到“箔”底摸索,排查漏洞,确认无疏漏之后就用钩把竹梢一支支扯起来仍出去。受惊的鱼们这才知道大祸临头,原来天下实在没有免费之晚餐!可惜的是,它们觉悟太迟了,只能够在这半径不到两米的圈内横冲直撞乱窜。此时,群鱼正处生死搏斗状态,渔者是万万不可跳到圈内鱼群里面的!听说曾有一个傻乎乎的年青渔者,真正是“未见过大蛇屙尿”(广东人口头语,意思是如同初生牛犊遇上虎,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激动得按捺不住,迫不及待跳下鱼群当中去,结果给鱼撞断肋骨,在医院足足躺了半个多月哩!

这些经验丰富的渔者才不急呢!他们在岸上指指点点、说说笑笑看热闹,以逸待劳,待鱼们折腾到筋疲力尽之后,才下去捕捞,一次收获便有二、三百斤,最多的曾经有捕到五百多斤的呢!

他们捕到的鱼之中以鲩鱼居多,有时候会有二三十斤重的大鲩鱼或者大鲤鱼,笔者就曾经吃过一条四十六斤重的大鲤鱼!试想,给这样的大鱼狠狠地撞一下会是怎样的惨痛结果?落“箔”者们检查成果,有鲩鱼、鲤鱼、青竹鱼、桂花鱼、鳙鱼、鲮鱼、鲫鱼、鲅鱼、蓝刀鱼······这些都是每晚必到的就餐者。它们有吃木薯叶、嫩草的,有吃谷糠的,也有吃其他鱼拉出来的粪的,可是有一些不吃这里饵料的不知什么鱼的鱼们,来此地完全是好奇凑热闹!人说“好奇害死猫”,这里却是“好奇害死鱼”了,为了“看看热闹”,莫名其妙的便惨遭杀身之祸,无辜地成为人们餐桌上的佳肴。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